您好!歡迎訪問工商、票據、財稅律師網! 用戶名 密碼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發送郵件
上海財稅服務中心
 
最新動態:
·2019年律師優惠服務-不
·葛律師接受法邦網關于買賣房
·葛弋慧律師當選為上海律協第
·股權架構及員工股權激勵方案
·新三板、IPO律師服務
·財稅顧問及工商注冊、票據糾
·工商注冊、變更登記和年檢服
·內部控制制度評估和設計
·高新技術、雙軟、動漫企業認
首頁 >> 典型案例

取得第三方開具的專票進行稅款抵扣是否合規?
發布于2016-7-16 17:47:35  被閱覽數:643

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城中區人民法院

行政判決書

2015)城中行初字第60

 

原告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住所地:柳州市西環路。

法定代表人陸梅芳,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郭衡賓,該供應站業務經理。

被告柳州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住所地:柳州市城中區聚寶大廈十一樓。

法定代表人黃曉鐘,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陳寶峰,該局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胡濤

 原告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不服被告柳州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行政處罰糾紛一案,于201582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5916日受理后,于2015924日向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及應訴通知書。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1120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郭衡賓、被告的法定代表人黃曉鐘、委托代理人陳寶峰、胡濤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被告柳州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于201561日作出的柳市國稅一稅稽罰(201515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行為已構成偷稅,偷稅金額為339982.56元,對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處以所偷稅款一倍的罰款,罰款金額為339982.56元。被告于2015108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證據、依據:一、法定職權方面:1、《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十四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九條;2、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印發《關于進一步規范國家稅務局系統機構設置明確職責分工的意見》的通知(國稅發(2004125號)第二條第(四)項、第三條第(三)項;3、《關于規范國家稅務局系統稽查機構設置明確職責分工的通知》第一條第(一)項;4、《自治區國家稅務局關于柳州市國家稅務局規范稽查機構設置明確職責分工的批復》(桂國稅函(2008375號)第二條第(一)項第一、二點;5、《柳州市國家稅務局關于規范稽查機構設置明確職責分工的通知》(柳市國稅發(2008230號);6、柳州日報公告。二、事實和程序方面:1、營業執照;2、稅務登記證、增值稅一般納稅人資格認定證;證據1-2證明原告領取有營業執照,是增值稅一般納稅人,屬于合法的納稅主體;3、稅務稽查工作底稿(一),證明柳州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記錄原告稅收違法事實及查補稅款、滯納金計算過程,并經原告及其財務負責人核對簽章確認;4、煤炭購銷合同及補充協議,證明被告與(吉林省)四平市玉龍物資貿易有限公司簽訂了《煤炭購銷合同》,向其購買電煤,補充協議內容與原告在訴訟過程中提供的補充協議不同;5、記賬憑證(20121231日)、遼寧增值稅專用發票聯、抵扣聯(No00243527),證明原告因上述合同取得第三方(遼寧省)蓋州市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于20121228日開具的第一張增值稅專用發票;6、企業網上認證結果通知單及清單;7、增值稅納稅申報表及附列資料(201314日);證據6-7證明原告于201212月使用此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向稅務機關申報認證抵扣進項稅額,抵扣進項稅169991.28元,造成少繳稅169991.28元的偷稅違法事實;8、已證實虛開通知單及附件(201519日),證明蓋州市國家稅務局已查實原告得到的兩張增值稅專用發票屬于虛開;9、詢問(調查)筆錄,證明原告承認接受了第三方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10、陳述申辯材料,證明原告對自己的違法行為進行了申辯和陳述,并承認接受了第三方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11、稅務稽查立案審批表,證明柳州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對原告涉嫌稅務違法行為依法立案查處;12、稅務檢查通知書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證明依法對原告告知了稅務檢查事項以及檢查人員;13、詢問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證明被告依法通知詢問人接受詢問的事實;14、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證明依法告知了原告擬處罰事項及其具有陳述、申辯和提出聽證的權利;15、稅務處理決定書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證明依法對原告作出了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的處理決定;16、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證明依法對原告作出了罰款的行政處罰;17、稅務處理決定書和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證明原告曾因同樣的違法事實于20131218日被柳州市國稅局稽查局處罰;18、票據,證明被告向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繳納了6000元的鑒定差旅費用。三、適用法律方面:1、《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第一條、第二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四條、第九條;2、《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第(二)項;3、《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1997134號)第一、二條及《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的補充通知》(國稅發(2000182號)第二款第(二)項、《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開展打擊制售假發票和非法代開發票專項整治行動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三條;4、《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5、《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 

原告訴稱,2012113日原告與四平市玉龍物資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玉龍公司)簽訂了《煤炭購銷臺同》,隨后玉龍公司即開始往站臺運煤。201211月下旬玉龍公司提出目前站臺上的煤炭熱值偏低,不符合電廠的要求,需購進一批高熱值的煤炭進行配煤。為了降低成本,減少支出,增加效益,原告與玉龍公司協商后,決定委托玉龍公司代原告在不增加配煤后的銷售價格前提下,向別的公司或煤礦采購高熱值煤,以代購代銷的形式將購煤發票開給啟利供應站,貨款由玉龍公司代付,結算時再從原告支付的款項中扣除。所以,當原告收到玉龍公司寄來的其委托代購單位蓋州市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開具的一般納稅人增值稅發票,并經稅務系統比對驗證,認為不是假發票之后,就在財務上作進項稅抵扣處理。發票代碼為2100112170;發票號碼為№0024352600243527;金額:1999897.44元,稅額:339982.56元,價稅合計:2339880.00元。在接到稅務機關關于認定上述兩張發票為虛開的增值稅發票后,原告即找玉龍公司交涉,但據通遼市公安局信息反饋,該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淑云因其它案件已被公安機關拘留,為此,原告也隨即向公安機關報案,現公安機關正在偵查辦案之中。在這起事件中,原告也是受害者并已經受到了較大的經濟損失,更主要的是原告取得這二張發票并沒有偷稅漏稅的故意,事實上原告也應該得到與這二張發票同等稅額的進項發票,僅僅是出于工作人員對稅務機關的相關規定不熟悉,不了解而造成的,簡言之是善意取得上述二張發票的。根據法律公平、公正、懲惡揚善,原諒無辜的原則,原告認為,原告沒有試圖偷、漏稅行為的故意,也沒有從這二份發票中獲取一分錢的經濟利益。被告所做處罰決定不當,請求法院撤銷柳市國稅一稅稽罰(201515號的《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原告對其陳述事實在舉證期限內提供的證據有:1、煤炭購銷合同及補充協議,證明原告和玉龍公司簽有合同,本次業務真實存在;2、銀行承兌匯票,證明原告已通過玉龍公司付款給了蓋州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3、告知函及合作協議書,證明原告與玉龍公司的業務存在,款項已經支付;4、柳州啟利與四平玉龍公司有關貨款對賬單,證明原告與玉龍公司業務已經發生;5、企業法人資料,證明四平公司是合法經營的主體;6、電腦屏幕掃描件,證明蓋州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的第二張發票是四平玉龍公司按照雙方代購協議提供的,業務真實存在;7、對賬函,證明原告與玉龍公司業務的真實性;8、煤炭買賣合同,證明啟利購買的煤已銷電廠;9、煤炭購銷合同,證明玉龍公司交給原告的與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的合同,由于時間緊迫,并考慮成本問題就將直接采購改成委托玉龍公司代購,所以在這份購銷合同上原告沒有簽字蓋章。原告取得蓋州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二張發票是正確的。發票上涉及的業務也是真實存在的,且貨款已交付,貨物已運達電廠,如有差錯,錯不在原告;10、稅務文書送達回證;11、柳州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證據10-11證明原告的訴訟主體適格;12、補充協議,證明原告與四平玉龍公司存在的是委托關系;13、廣西海恒鑫科技有限公司、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付款四平市玉龍物資貿易有限公司登記表,證明原告向四平玉龍公司付款事實存在。

被告辯稱,一、原告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違法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1、原告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于2012113日與(吉林省)四平市玉龍物資貿易有限公司簽訂了《煤炭購銷合同》,向其購買電煤,并由此取得第三方(遼寧省)蓋州市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于20121228日開具的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原告分別于201212月和20132月(均為稅款所屬期)使用這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向稅務機關申報認證抵扣進項稅額,共計抵扣進項稅額339982.56元。201519日,蓋州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發來《已證實虛開通知單》,證實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取得的上述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屬于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后經柳州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進行立案檢查,查明原告存在利用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行偷稅的違法行為,并據此依法作出了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和處以罰款的處理決定和處罰決定。上述事實有《煤炭購銷合同》、《遼寧增值稅專用發票》、《企業網上認證結果通知單》及所附清單、《增值稅納稅申報表》及其附列資料(表二)、《詢問筆錄》、《陳述申辯材料》和《已證實虛開通知單》等作為證據予以證實。二、被告作出的稅務行政處罰程序合法、依據充分、幅度適當。被告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及其實施細則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規定的程序,對原告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的上述違法事實開展調查、處理,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以及規范性文件的規定,對其處以所偷稅款一倍罰款的處罰。上述處罰程序有《稅務稽查立案審批表》、《稅務檢查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詢問通知書》及送達回證、《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及送達回證、《稅務處理決定書》及送達回證、《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及送達回證等證據予以證實。被告對原告所作出的罰款處罰,主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1997l34號)、《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的補充通知》(國稅發(2000182號)、《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開展打擊制售假發票和非法代開發票專項整治行動有關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840號)、《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等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的規定,法律依據適用正確。三、原告不符合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善意取得的規定,且其違法行為是明知故犯,被告對其進行行政處罰有理、有據。首先,在購買商品、接受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支付款項,付款方應當向收款方取得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相符的發票,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的明確規定,也是納稅人及其財務人員或辦稅人員都應當清楚的基本常識。原告明知取得的涉案增值稅專用發票不是其業務的銷售方、即收款方(吉林省)四平市玉龍公司所開具,而是(吉林省)四平市玉龍公司以外的第三方,且是銷貨地以外的地區,即遼寧省蓋州市一家企業開具,但仍使用該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入賬并向稅務機關申報抵扣進項稅款,其行為顯然不是善意取得涉案增值稅專用發票。其次,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0187號)的規定,購貨方與銷售方存在真實的交易,銷售方使用的是其所在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的專用發票,專用發票注明的銷售方名稱、印章、貨物數量、金額及稅額等全部內容與實際相符,且沒有證據表明購貨方知道銷售方提供的專用發票是以非法手段獲得的,對購貨方不以偷稅或者騙取出口退稅論處。但應按有關規定不予抵扣進項稅額或者不予出口退稅;……”而原告的行為明顯不符合上述文件規定。此外,原告曾于20131218日同樣因為從銷售方取得第三方開具,而且是從銷貨地以外的地區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行申報抵扣稅款的行為,而被柳州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依法進行了查處。而本次又實施了相同的稅務違法行為,顯然原告是明知故犯,而絕非善意而為。最后,從我國現有稅收法律法規的規定來看,除《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0187號)所規定的上述情形外,只要購貨人客觀上存在從銷售方取得第三方開具的專用發票,或者從銷貨地以外的地區取得專用發票,向稅務機關申報抵扣稅款的行為,即按偷稅論處。所以,原告以其主觀上沒有偷、漏稅故意為由,認為被告對其處罰不當的訴訟理由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綜上所述,被告對原告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所作出的《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程序合法、法律依據充分、處罰幅度適當。懇請人民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經庭審質證,原告對被告提供的證據1-8沒有異議;對于證據9,認為被詢問人朱永貴是負責東北一帶的煤炭總銷售,對于被告所問有些細節他不是特別清楚,其陳述不能完全代表原告的實際情況;對于證據10的陳述和申辯材料,認為其陳述不能完全代表原告的實際情況,真正知道真實情況的只有陸梅芳;對于證據11-18沒有異議。本院認為,被告提供的證據1-18與本案具有關聯性,可以相互印證案件發生的經過,本院予以采納。

被告對原告提供的證據1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認為其只能證明與原告存在購銷關系的是四平玉龍公司;對于證據2-4713,認為沒有原件,所以真實性無法認可,且不能證明原告的證明目的;對于證據58,認為該份證據與本案無關;對于證據6,認為是一份電腦的截圖,對其真實性無法判斷,其內容也無法證實原告主張的委托四平公司向蓋州鑫洲鑫礦業公司購買煤炭的事實,但其證明了原告存在接受第三方開具的發票的事實;對于證據9,其是空白的合同,認為是原告為其非真實交易提供便利條件而提供的證據,不予認可;對于證據10-11無異議;對于證據12,對真實性不予認可,協議簽訂時間是20121226日,在被告行政調查之前,但在行政調查階段原告一直沒有提供,在詢問原告公司人員時,也沒有人提出這份協議的存在,協議本身也與被告處罰針對的兩張蓋州鑫洲鑫公司開具的發票沒有任何聯系,從協議內容來看,原告和四平玉龍公司并不存在委托關系。

本院認為,原告提供的證據1510-11,真實性可以認可,且與本案存在關聯性,本院予以采納;原告提供的證據8,與本案沒有直接的關聯性,本院不予采納;原告提供的證據2-46-7913,由于這些證據都無法證明原告與四平公司存在委托關系,故對這些證據的證明目的不予采納。

在審理過程中,被告認為原告提供的證據12《補充協議》是事后補簽,故申請對《補充協議》中雙方所蓋合同專用章的形成時間和文本打印時間進行鑒定。本院依法委托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鑒定中心進行鑒定。在鑒定過程中,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一份書面材料,認為《補充協議》是從四平公司借調來的,原告亦無法確認該協議的真實性,故請求撤回該補充協議,不作為本案的證據提供給法院。據此,被告認為已無鑒定的必要,故撤回了鑒定申請。對原告提供的證據12,本院不作為本案的證據使用。

經審理查明,原告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與(吉林省)四平市玉龍物資貿易有限公司于2012113日簽訂了《煤炭購銷合同》,雙方存在煤炭購銷關系。在一次購買電煤交易中,原告從四平市玉龍物資貿易有限公司取得了第三方(遼寧省)蓋州市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于20121228日開具的2份《遼寧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代碼為2100112170;發票號碼為№0024352600243527;金額:1999897.44元,稅額:339982.56元,價稅合計:2339880.00元。后原告分別于201212月和20132月使用這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向稅務機關申報認證抵扣進項稅額,共計抵扣進項稅額339982.56元。201519日,蓋州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發來《已證實虛開通知單》,證實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取得的上述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屬于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后柳州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針對該2份增值稅發票進行了立案調查,在調查過程中,原告陳述從沒有與蓋州市鑫洲鑫礦業銷售有限公司發生過任何經濟往來。經過調查,被告認為原告存在利用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行偷稅的違法行為,遂作出了柳市國稅一稅稽罰(201515號的《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原告不服,訴至本院。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九條的規定,被告作為稽查局,有權對偷稅、欠稅等行為進行追繳和查處。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1997l34號)第二條的規定,在貨物交易中,購貨方從銷售方取得第三方開具的專用發票,或者從銷貨地以外的地區取得專用發票,向稅務機關申報抵押稅款或者申請出口退稅的,應當按偷稅、騙取出口退稅處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及有關規定追繳稅款,處以偷稅、騙取數額五倍以下的罰款。本案中,原告與四平市玉龍物資貿易有限公司簽訂的是購銷合同,四平公司應為原告的銷售方,但原告卻使用非四平公司開出的增值稅發票抵扣了稅款,符合法律規定的偷稅的情形,被告據此對原告作出罰款并無錯誤。原告認為其與四平公司還存在委托關系,曾委托四平公司以原告的名義向第三方購買煤炭,原告與第三方亦存在購銷煤炭關系,因此原告從四平公司取得第三方的發票是善意的,不應受處罰。但原告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與四平公司存在委托關系,也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與第三方存在購銷關系。原告的情況不屬于《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中規定的善意取得的情形,因此對于原告的此觀點,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被告作出的處罰決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原告要求撤銷該處罰決定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柳州市啟利鐵路物資供應站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原告已預交),由原告負擔。本案所涉鑒定費用6000元由原告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人數提供副本,上訴于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上一篇 企業所得稅納稅調整和處罰,《發票管理辦法》說了算嗎     下一篇 減免稅政策尚未確定,銷售收入是否需計入應稅銷售收入?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上海工商、票據、財稅律師網 www.www.jieaokt.com 聯系電話:13651658496 傳真:021-33632330-8001
掃一掃 關注我們
地址:上海市徐匯漕溪北路88號圣愛大廈2205室 郵編:200030
在線服務 (MSN)gyh_168@163.com 咨詢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滬ICP備18032189號
本站關鍵詞:稅收規劃稅務服務稅收優惠財稅顧問財稅律師工商注冊和注銷工商行政處罰票據糾紛律師高新技術(雙軟、動漫)企業認定稅務爭議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