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工商、票據、財稅律師網! 用戶名 密碼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發送郵件
上海財稅服務中心
 
最新動態:
·2019年律師優惠服務-不
·葛律師接受法邦網關于買賣房
·葛弋慧律師當選為上海律協第
·股權架構及員工股權激勵方案
·新三板、IPO律師服務
·財稅顧問及工商注冊、票據糾
·工商注冊、變更登記和年檢服
·內部控制制度評估和設計
·高新技術、雙軟、動漫企業認
首頁 >> 典型案例

稅務局執法程序不合法,被判決撤銷稅務處罰
發布于2016-8-1 10:07:16  被閱覽數:595

 

四川省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
2016)川07行終35
 
上訴人(原審被告)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住所地:綿陽市涪城區荷花東街10號。
法定代表人王炯周,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鄭植,四川睿橋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周剛,四川睿橋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綿陽市體運村路66號。
法定代表人吳祖貴,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易世平,四川風行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與被上訴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稅務行政處罰上訴一案,不服江油市人民法院(2015)江油行初字第36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6229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6316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的法定代表人王炯周及其委托代理人鄭植、周剛,被上訴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易世平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2013318日至2014129日,被告涪城地稅稽查局對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201211日至20121231日的地方稅收法律、法規執行情況進行了檢查,對原告支付個人利息代扣個人所得稅延伸至2004年。被告檢查發現:(一)原告2012年多申報繳納營業稅23272.62元;(二)原告2012年多申報繳納城市維護建設稅1629.15元;(三)原告2012年多申報繳納教育費附加694.76元;(四)原告2012年多申報繳納地方教育附加463.18元;(五)原告2012年少申報繳納印花稅6248.40元;(六)原告2012年少申報繳納房產稅397981.85元;(七)原告2012年少申報繳納城鎮土地使用稅101776.78元;(八)原告2012年多預交土地增值稅23087.61元;(九)原告應代扣代繳2012年“財產租賃所得”個人所得稅868928.87元,應代扣代繳20105月至201212月“利息、股息、紅利所得”個人所得稅3309600.77元,合計4178529.64元,未代扣代繳。基于以上事實,201561日,被告涪城地稅稽查局作出綿涪地稅稽處[2015]5號稅務處理決定,內容為:(一)對原告2012年度應繳未繳地方各稅及附加共計506007.03元予以追繳;(二)對原告2012年度少繳稅款及逾期申報繳納稅款從滯納稅款之日起至繳納稅款之日止,按日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三)責成原告對應扣繳未扣繳的個人所得稅4178529.64元進行補扣繳納;(四)對原告2012年度多申報繳納的營業稅23272.62元、城市維護建設稅1629.15元、教育費附加694.76元、地方教育附加463.18元、土地增值稅23087.61元,請自行到主管稅務機關辦理抵(退)事宜。次日,被告向原告送達了處理決定書。201561日,被告依據綿涪地稅稽處[2015]5號稅務處理決定書中確認的部分事實,作出綿涪地稅稽罰[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認定原告存在以下違法事實:(一)原告2012年少繳印花稅6248.40元、房產稅397981.85元、城鎮土地使用稅101776.78元;(二)原告2004年至2012年少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7987423.02元;(三)原告2012年未按照期限進行納稅申報,逾期繳納2012年營業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土地增值稅、印花稅;(四)原告使用不合規定的發票入賬。被告依據所確認的事實對原告作出如下處罰:(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決定對原告處以少繳稅款50%的罰款253003.52元;(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決定對原告處以少代扣代繳的個人所得稅50%的罰款3993711.51元;(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二條的規定,決定對原告未按照規定的期限辦理納稅申報的行為,處以罰款8000.00元;(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三十五條第(六)項的規定,決定對原告使用不合規定發票入賬的行為,處以罰款5000.00元。201562日,被告向原告送達了處罰決定書。
被告在行政處罰決定書中認定對原告2004年至2012年少代扣代繳的個人所得稅7987423.02元,包括:1、原告公司直接向金融機構支付的公民以個人名義為原告公司貸款的利息的所得稅3808893.38元;22012年“財產租賃所得”個人所得稅868928.87元;320105月至201212月“利息、股息、紅利所得”個人所得稅3309600.77元。
另查明:19949月,綿陽市南田實業有限責任公司成立,吳祖貴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20048月,綿陽市南田實業有限責任公司更名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公司股東為吳祖貴、吳祖富、吳祖瓊、吳祖容、李永紅,吳祖貴繼續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20027月,綿陽市聚寶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聚寶公司)成立。該公司由綿陽市涪城區城郊鄉南河村村民委員會出資34.68萬元,占公司股份比例51%,王文富等867名自然人出資33.22萬元,占公司股份比例49%,吳祖貴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聚寶公司成立后,在對川西北物流中心進行開發建設和購買藝風大廈等項目中,資金嚴重不足。經公司董事會、監事會決定,以年利率8%-15%不等的利率向聚寶公司股民、南河村村民及南河村之外的社會公眾吸納資金。
20046月,經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政府批準,南田房地產公司對綿陽市聚寶物流有限公司實施兼并,并承擔該公司全部債權債務,同月15日,注銷聚寶公司。經南田房地產公司與聚寶公司法人股東南河村村民委員會協商確定,由南田房地產公司對聚寶公司股東的股本金實施清退。事后,南田房地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吳祖貴安排公司財務人員仍繼續以聚寶公司的名義向不特定社會對象集資,用于南田房地產公司正常經營活動和支付社會公眾存款利息。截止201357日,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在未經金融監督管理機構審查批準的情況下,向社會公眾吸收存款共計2261筆,存款金額為140927618元。
2013227日,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告公司和吳祖貴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向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3725日,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法院作出(2013)涪刑字第141號刑事判決,以南田房地產公司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罰金人民幣40萬元,原告公司已主動繳納全部罰金。
再查明:20066月,成都新博美商業管理連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美公司)與原告簽訂聯合經營合作合同,合同約定合作期限12年,以及雙方向第三方收取租金和物業收入的分配比例。201241日,南田房地產公司單方解除聯合經營合作合同,由其獨立經營商場。2012422日,原告又與綿陽綿州美家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簽訂了聯營合作合同,合同約定,經營收入稅后凈利潤的40%歸南田房地產公司所有。為此,博美公司提起民事訴訟,2014820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4)川民終字第131號民事判決,確認雙方聯合經營合作合同解除時間為201241日,南田房地產公司向博美公司支付違約金800萬元,博美公司向承租人收取的201241日后的房屋租金1957164元歸南田房地產公司,全額退還給南田房地產公司,此款已與南田房地產公司應向博美公司支付的800萬元違約金進行品迭。
原審法院認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是按照國務院規定設立的并向社會公告的稅務機構,經《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授權,專司偷稅、逃避追繳欠稅、騙稅、抗稅案件的查處。行政相對人對其所作行政處罰決定不服提起訴訟,該局是該案適格的被告。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對涪城地稅稽查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不服,有權提起行政訴訟,是該案適格的原告。
根據原、被告的訴辯意見,該案有以下爭議焦點1、原告對稅務行政處罰決定認定第(一)、(二)項違法事實不服是否屬于納稅爭議,是否應當先申請行政復議?2、被告認定原告2012年少繳房產稅的數額分別采用以房屋租金、房產原值計征的方式是否合法?3、原告直接向金融機構支付公民個人為原告向金融機構貸款的利息是否應當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4、原告在實施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活動中向存款人支付的存款利息是否應當計征個人所得稅?原告是否有代扣代繳的法定義務?5、原告向購房業主支付房屋租金是否有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法定義務?6、綿陽市涪城區公安分局調取原告公司會計憑證、賬簿等相關資料,是否必然導致原告2012年無法按期進行納稅申報和逾期繳納相應的稅金?
1.關于“原告對稅務行政處罰決定認定第(一)、(二)項違法事實不服是否屬于納稅爭議,是否應當先申請行政復議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條規定:“納稅人、扣繳義務人、納稅擔保人同稅務機關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時,必須先依照稅務機關的納稅決定繳納或者解繳稅款及滯納金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當事人對稅務機關的處罰決定、強制執行措施或者稅收保全措施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被告涪城地稅稽查局在同一天對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分別作出綿涪地稅稽處[2015]5號稅務處理決定和綿涪地稅稽罰[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并將稅務處理決定中可能存在納稅爭議的部分征稅事項,直接作為對原告行政處罰的事實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違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為,依法應當給予行政處罰的,行政機關必須查明事實;違法事實不清的,不得給予行政處罰。”人民法院審查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不僅要審查行政程序是否合法,而且要審查行政行為認定行政相對人違法事實的證據是否充分,還要審查適用法律法規是否正確。被告將可能存在納稅爭議的征稅事項作為行政處罰決定中認定原告稅務違法事實的依據,當事人對行政處罰決定不服提起行政訴訟,人民法院有權對被告認定違法事實的證據是否充分進行司法審查。原告對納稅爭議事項是否先行申請行政復議,不影響人民法院對被訴稅務行政處罰行為合法性的審查。
2.關于“被告認定原告2012年少繳房產稅的數額分別采用以房屋租金、房產原值計征的方式是否合法”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房產稅暫行條例》第三條規定:“房產稅依照房產原值一次減除10%至30%后的余值計算繳納。具體減除幅度,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規定。沒有房產原值作為依據的,由房產所在地稅務機關參考同類房產核定。房產出租的,以房產租金收入為房產稅的計稅依據。”20124-12月,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與綿陽綿州美家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簽訂了聯營合作合同及補充協議,約定:經營收入稅后凈利潤的40%歸南田房地產公司所有。原告在20124-12月獲取的收益屬于投資收益,而非租金收入。被告對原告20124-12月的房產稅按房產原值計征,符合法律規定。原告對此問題所持的辯論意見,法院不予采納。
3.關于“原告直接向金融機構支付公民個人為原告向金融機構貸款的利息是否應當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問題。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包括原告法定代表人吳祖貴本人在內的公民以個人名義從金融機構貸款,并將貸款交原告使用,由原告直接向金融機構支付貸款利息、償還貸款本金,金融機構出具的收款憑證由原告保存,公民個人并未從中獲取利息。其實質是,相關的公民個人僅僅是名義上的貸款人,而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則是實際貸款人,公民個人并未從中獲取利益。原告向金融機構支付的利息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六條規定的應納稅所得額,不應向名義上的貸款人征收個人所得稅。因此,原告沒有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法定義務。
4.關于“原告在實施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活動中向存款人支付的存款利息是否應當計征個人所得稅?原告是否有代扣代繳的法定義務”的問題。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刑事判決認定,南田房地產公司違反國家金融管理規定,以支付高額利息為誘餌,采用口口相傳的方式向社會公開宣傳,非法吸收社會公眾資金,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并對南田房地產公司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罰金。存款人明知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不是人民銀行批準設立的金融機構,不具備開展存款業務的經營資格,受高額利息的誘惑,將個人資金存入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獲取利息收入。存款人與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的行為均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和國務院《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取締辦法》的禁止性規定。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向存款人支付利息是實施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行為的重要手段,存款人從南田房地產公司獲得的利息收入無論多少,都不具有合法性。《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二條規定的應納稅個人所得,從立法本意理解,僅限于個人獲得的合法收入,不包括個人獲得的不合法收入。因此,存款人從南田房地產公司獲得的存款利息屬于不合法收入,不應征收個人所得稅,原告沒有代扣代繳義務。被告對此問題所持的抗辯意見,法院不予采納。
5.關于“原告向購房業主支付房屋租金是否有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法定義務”的問題。根據庭審查明的事實,原告先后分別與成都新博美商業管理連鎖股份有限公司、綿陽綿州美家居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合作,將多個購房業主的房產進行整合,由原告與合作方統一對外招租,向第三方承租人收取租金。承租人不直接與業主簽訂租賃合同,不發生經濟往來,由原告向購房業主轉交房產租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八條關于:“個人所得稅,以所得人為納稅義務人,以支付所得的單位或者個人為扣繳義務人。”的規定,獲取租金的購房業主為納稅義務人,轉交租金的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為扣繳義務人。因此,原告在向購房業主支付房租時,有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法定義務。原告對此問題所持的辯論意見,法院不予采納。被告對此問題所持的抗辯意見,法院予以采納。
6.關于“綿陽市涪城區公安分局調取原告公司會計憑證、賬簿等相關資料,是否必然導致原告2012年無法按期進行納稅申報和逾期繳納相應的稅金”的問題。綿陽市涪城區公安分局于2011928日只向原告公司調取了2010年、2011年的會計憑證、賬簿等相關財務資料,并未調取2012年的財務資料,不影響原告2012年按期申報納稅。被告認定原告第(三)項違法事實證據充分,處罰適當。原告對此問題所持的辯論意見,法院不予采納。被告對此問題所持的抗辯意見,法院予以采納。
綜上所述,被告對原告第(一)、(三)、(四)項稅務違法行為分別作出的稅務行政處罰決定,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該行政行為合法。被告對原告未代扣代繳2004年至2012年個人所得稅的行為作出第(二)項行政處罰,未注明原告未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構成項目,法院綜合認定該行政處罰的主要證據不足,適用法律、法規錯誤,依法應予撤銷。原告起訴的事實和理由部分成立,對原告請求撤銷被告所作稅務行政處罰決定的訴訟請求,法院部分予以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關于“行政行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請被告履行法定職責或者給付義務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第七十條第(一)、(二)項關于“行政行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決撤銷或者部分撤銷,并可以判決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一)主要證據不足的;(二)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的;”之規定,經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一、撤銷被告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于201561日對原告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作出的綿涪地稅稽罰[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第二項,即“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決定對原告單位處以少代扣代繳的個人所得稅50%的罰款3993711.51元”;二、駁回原告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50元,由原告負擔30元,被告負擔20元。
宣判后,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不服,以“一審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等為由,提起上訴,請求本院:1.撤銷(2015)江油行初字第36號行政判決中的“一、撤銷被告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于201561日對原告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作出的綿涪地稅稽罰[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第二項,即‘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決定對原告單位處以少代扣代繳的個人所得稅50%的罰款3993711.51元’”,并判決駁回被上訴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2.案件訴訟費由被上訴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全部負擔。
上訴人、被上訴人在原審法院提供的證據已隨案移送本院。
經二審開庭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與原審法院判決認定的事實、證據基本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本案的訴訟請求是被上訴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請求撤銷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作出的綿涪地稅稽罰[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根據《稅務稽查工作規程》的規定,通過對被上訴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涉稅案件進行選案、稽查、審理等程序后,于201561日作出了綿涪地稅稽處[2015]5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在作出該處理決定之前,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于2015519日告知被上訴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擬作出行政處罰的相關事項,次日告知其對該行政處罰有陳述申辯的權利。被上訴人綿陽市南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在陳述申辯筆錄中提出了已作出刑事制裁不再追究行政處罰等申辯事實,但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沒有對該申辯事實進行復核,于201561日作出了綿涪地稅稽罰[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二條“當事人有權進行陳述和申辯。行政機關必須充分聽取當事人的意見,對當事人提出的事實、理由和證據應當進行復核;當事人提出的事實、理由或者證據成立的,行政機關應當采納。”的規定。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于201561日作出的綿涪地稅稽罰[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違反法定程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三)項“行政行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決撤銷或者部分撤銷,并可以判決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三)違反法定程序的;”的規定,應當依法被撤銷。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的上訴請求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原判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不當,應當依法予以改判。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二)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錯誤或者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的,依法改判、撤銷或者變更;”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江油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江油行初字第36號行政判決;
二、撤銷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于201561日作出的綿涪地稅稽罰[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
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李李
審判員魏繼軍
審判員向茜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書記員黃娟
 
 
律師點評:
1、包括法定代表人在內的公民以個人名義從金融機構貸款,并將貸款交由南田房地產公司使用,由南田房地產公司直接向金融機構支付貸款利息、償還貸款本金,金融機構出具的收款憑證由南田房地產公司保存,公民個人并未從中獲取利息。其實質是,相關的公民個人僅僅是名義上的貸款人,而原告南田房地產公司則是實際貸款人,公民個人并未從中獲取利益。
南田房地產公司向金融機構支付的利息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六條規定的應納稅所得額,不應向名義上的貸款人征收個人所得稅。因此,南田房地產公司沒有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法定義務。
2、稅務機關執法時不注意程序合法,將造成稅務處罰被法院判決撤銷的后果,這給稅務機關和企業都是有一個警醒!
 
本文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上一篇 減免稅政策尚未確定,銷售收入是否需計入應稅銷售收入?     下一篇 一起滯納金數額超稅金給付數額致稅務局敗訴案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上海工商、票據、財稅律師網 www.www.jieaokt.com 聯系電話:13651658496 傳真:021-33632330-8001
掃一掃 關注我們
地址:上海市徐匯漕溪北路88號圣愛大廈2205室 郵編:200030
在線服務 (MSN)gyh_168@163.com 咨詢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滬ICP備18032189號
本站關鍵詞:稅收規劃稅務服務稅收優惠財稅顧問財稅律師工商注冊和注銷工商行政處罰票據糾紛律師高新技術(雙軟、動漫)企業認定稅務爭議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