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工商、票據、財稅律師網! 用戶名 密碼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發送郵件
上海財稅服務中心
 
最新動態:
·2019年律師優惠服務-不
·葛律師接受法邦網關于買賣房
·葛弋慧律師當選為上海律協第
·股權架構及員工股權激勵方案
·新三板、IPO律師服務
·財稅顧問及工商注冊、票據糾
·工商注冊、變更登記和年檢服
·內部控制制度評估和設計
·高新技術、雙軟、動漫企業認
首頁 >> 典型案例

一起滯納金數額超稅金給付數額致稅務局敗訴案
發布于2016-8-3 17:17:15  被閱覽數:642

某某省某某市中級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2013)穗中法行初字第21號

原告: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某某市某某區北滘鎮對外經濟開發區第三小區。
被告:某某省國家稅務局。住所地:某某市天河區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9號。
法定代表人:***,職務:局長。
委托代理人:***,某某省某某市某某區國家稅務局工作人員。委托代理人:***,某某廣信君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向本院起訴稱:2006年被告違法認定原告少繳增值稅款1,149,862.61元,要求原告繳納1,149,862.61元稅款及滯納金,并以涉嫌偷稅罪將原告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2007年4月29日,某某市三水區人民檢察院以原告涉嫌偷稅罪向三水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三水區人民法院于2007年9月18日作出(2007)三法刑初字第205號刑事判決,判決認定指控原告偷稅所依據的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程序違法,依法判決原告無罪。2007年11月18日某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以(2007)佛刑二終字第354號刑事判決維持了三水區人民法院的判決。至此,被告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事實和依據均被生效的判決書推翻。2012年11月29日,被告以某國稅稽強扣[2012]2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強制從原告銀行賬戶扣劃5977.9元,其行為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告請求:1、撤銷被告作出的某國稅稽強扣[2012]2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2、由被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被告某某省國家稅務局答辯稱:
一、被告作出強制執行決定的依據合法有效。
2006年11月29日,某某省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經過檢查,對原告的稅務違法行為作出了稅務處理決定,并于2006年11月30日向原告送達了《稅務處理決定書》(某國稅稽處[2006]1號)。原告既沒有按照法律規定的期限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又沒有在法定期限內履行《稅務處理決定書》規定的義務。因此,被告作出的決定是已生效的法律文書,具有依法強制執行的效力。
二、被告依法具有強制執行的權力。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條規定,被告有權依法采取書面通知相關金融機構扣繳稅款的強制執行措施。在采取強制執行措施時,對納稅人、扣繳義務人、納稅擔保人未繳納的滯納金同時強制執行。
三、被告作出強制執行決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規定,被告于2012年6月20日依法向原告送達了《稅務事項通知書》進行催告催繳。原告在文書規定的期限內仍拒不履行繳納稅款和滯納金。2012年11月29日,被告依法作出稅收強制執行決定,并在原告開戶銀行扣繳了其銀行存款5977.90元抵繳了原告欠繳的部分稅款和滯納金
四、刑事責任追究與否不影響行政責任的追究。
行政責任是法律規定的獨立的責任形式,與刑事責任之間有截然的區別。不承擔刑事責任,并不意味著不需承擔行政責任。法院刑事判決結果并不能當然產生具體行政行為無效的后果。只有經過行政復議或者行政訴訟等法定程序依法撤銷了行政處理決定,才能產生具體行政行為無效的后果。而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原告并沒有申請過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綜上所述,被告強制執行行為所依據的稅務處理決定合法、有效且具有執行效力,強制執行行為適用法律正確,執行程序合法。被告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維持被告的具體行政行為。
經審理查明:2006年11月29日,某某省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向原告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作出某國稅稽處[2006]1號《稅務處理決定書》,認定原告在2002年1月至2003年7月期間設立內帳進行核算,開設帳外銀行賬戶收取貨款,隱瞞銷售收入,未向稅務機關申報納稅;決定原告少繳的增值稅1,149,862.61元應補征入庫,對上述少繳的稅款從滯納之日起按日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該決定于2006年11月30日向原告送達,原告未對該決定提起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
2011年6月22日,某某區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的稽查人員向原告的原法定代表人周某某進行詢問并制作了詢問(調查)筆錄,告知周某某原告欠繳的稅款和滯納金仍未繳納,責令原告繳納,如不繳納,稅務機關將按照稅收征管法第十四條的規定強制執行。2012年6月12日,某某區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的稽查人員向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陳某某進行詢問并制作了詢問(調查)筆錄,告知陳某某原告欠繳的稅款和滯納金仍未繳納,責令原告繳納,如不繳納,稅務機關將按照稅收征管法第十四條的規定強制執行,陳某某稱其只是名義上的法定代表人,公司的實際負責人是周某某。2012年6月20日,某某省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向原告作出某國稅稽通[2012]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并于同日向原告送達,告知原告未按照某某省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處理決定書(某國稅稽處[2006]1號)的決定繳納稅款、滯納金,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七十三條之規定,限原告在2012年6月27日前到相關銀行繳納某某省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處理決定書(某國稅稽處[2006]1號)規定的稅款、滯納金,并告知原告有陳述、申辯的權利。2012年11月29日,被告某某省國家稅務局向原告作出某國稅稽強扣[2012]2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主要內容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條的規定,經某某省國家稅務局局長批準,決定從2012年11月29日起從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在農行某某某某支行的存款賬戶中扣繳稅款2214.86元和滯納金3763.04元,合計5977.90元。同日,征收機關向原告填發了稅收通用繳款書。另查明,2007年9月18日,某某省某某市三水區人民法院作出(2007)三法刑初字第205號刑事判決,被告人為某某市某某區金龍油墨化工有限公司、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即本案原告)、周某某(某某市某某區金龍油墨化工有限公司、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周建明(某某市某某區金龍油墨化工有限公司、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財務部原負責人),刑事判決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無罪。2007年11月18日,某某省某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07)佛刑二終字第354號刑事判決,維持了一審刑事判決某某市某某區金冠涂料集團有限公司無罪的判項。在(2007)三法刑初字第205號刑事判決中有如下認定:“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金冠公司犯偷稅罪,經審查,該院認為證據不足,不予認定。理由如下:
首先,雖有證據證實金冠公司為少繳稅款設立內外兩套帳,但稽查和偵查人員在采取強制措施時未能取得金冠公司在涉案時間的全部內帳帳冊材料,只找到金冠公司部分經營費用的憑證,沒有系統的記載銷售實現、收付款的銀行、現金、經營管理費用、成本等相關憑證和帳簿,以致于本案的證據未能真實反映金冠公司的實際銷售情況。
其次,稅務機關對于金冠公司的稅務稽查的方法不是根據金冠公司的帳冊材料進行核查,而是通過發函全國各地的稅務機關以復函的數據為基礎,從中采用能夠反映金冠公司在涉案期間銷售貨物不開發票、在帳簿上少列收入,進行虛假納稅申報的復函作為稽查結果的依據,這樣一種稽查方法導致了稽查結論存在以下的缺陷:1、客戶的證言證實向金冠公司購買貨物已支付貨款,但未收到發票,金冠公司的工作人員也證實公司存在銷售過程中不開發票的情況,但比較籠統,不能確定具體是哪一批貨物,哪一筆款項沒有開發票,另外,客戶沒有收到發票,也不能證實金龍公司沒有開發票,2、金冠公司和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聯邦涂料有限公司實際是一套人馬、兩個牌子的運行模式,兩個公司都有獨立的納稅人資格,但根據被告人的供述和證人證言證實,兩個公司在銷售貨物的時候都采用了金冠公司的產品調撥單,通過稅務部門調查回來的資料也顯示部分以金冠公司的調撥單銷售出去的貨物實際上是聯邦涂料公司銷售的金額包含在內的情況,導致了數據不準確,3、證據中缺少金冠公司收取貨款明細的證據,不能將客戶已經證實支付貨款的銷售額與之印證,實質上存在孤證。4、金冠公司客戶的證言,在形式上存在缺陷,以致證明力值得商榷。某某省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在對金冠公司進行稽查的時候,通過對客戶詢問等方式,取得客戶的證言證實金冠公司沒有開具發票等事實,但在案件移交公安機關偵查的時候,偵查部門對該部分被國稅部門在稽查中采信的證人證言并沒有全部進行證據形式的轉化,僅找了其中的一部分人進行問話,因此,用于認定金冠公司銷售情況的證人證言大部分存在形式上的缺陷。
再次,省國稅局稽查局在對金冠公司稽查的過程中,程序存在缺陷。2003年10月11日金冠公司涉嫌偷稅一案已由某某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移送某某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某某市公安局于2003年10月14日立案偵查。《某某省國家稅務系統重大稅務案件審理辦法〔試行)》第五條第(二)項規定:“屬于以下情況的案件,無論涉案稅額大小,均作為重大稅務案件,由各級審理委員會進行審理。1、因偷、騙稅、逃避追繳欠稅需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的。”因此,金冠公司一案屬于重大稅務案件,稽查局在2006年11月15日稽查結束以后,應當將案件交某某省國稅局審理委員會審理,以確定其稽查的程序、方法是否合法、恰當,但某某省國稅局稽查局并沒有將案件移交某某省國稅局審理委員會審理,其稽查的結論實際上未得到省國家稅務局的確認。
最后,雖然被告人周某某在2006年11月28日在某某國稅局稽查局對金冠公司的稽查工作底稿簽名認為“無意見”,但被告人周某某當時已在押,既無法核實金冠公司偷稅的實際情況,也不能以其簽名確認認定代表了被告單位金冠公司的意思表示,所以,被告人周某某的簽名確認并不能證實金冠公司偷稅的事實和數額。
綜上,該院認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金冠公司偷稅的證據不充分,對此不予認定。”
以上事實有某國稅稽處[2006]1號《稅務處理決定書》、詢問(調查)筆錄、某國稅稽通[2012]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某國稅稽強扣[2012]2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稅收通用繳款書、某某省某某市三水區人民法院作出(2007)三法刑初字第205號《刑事判決書》、某某省某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07)佛刑二終字第354號《刑事判決書》等證據予以證實。
本院認為,關于被訴稅收強制執行決定的執行依據的合法性。本案被告作出被訴稅收強制執行決定的依據是某國稅稽處[2006]1號稅務處理決定,該稅務處理決定雖然未經法定有權機關變更或撤銷,在形式上仍然有效,但該稅務處理決定所依據的事實與法院生效刑事判決相沖突,生效刑事判決從證據、稽查方法、程序等方面均否定了稅務處理決定所依據的事實。
由于司法認定具有最終性,在生效刑事判決認定的事實對稅務處理決定所依據的事實作出否定的情況下,應認定被訴稅收強制執行決定的執行依據明顯缺乏事實依據,被告依據該稅務處理決定作出被訴稅收強制執行決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應當予以撤銷。
關于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是否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的強制性規定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四十五條規定:“行政機關依法作出金錢給付義務的行政決定,當事人逾期不履行的,行政機關可以依法加處罰款或者滯納金。加處罰款或者滯納金的標準應當告知當事人。加處罰款或者滯納金的數額不得超出金錢給付義務的數額。”該法自2012年1月1日起施行,被上訴人于2012年11月29日作出被訴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應符合該法的規定。
被訴稅收強制執行決定從原告的存款賬戶中扣繳稅款2214.86元和滯納金3763.04元,加處滯納金的數額超出了金錢給付義務的數額,明顯違反上述法律的強制性規定,亦應予以撤銷。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二)項第1目、第2目的規定,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如下:
撤銷被告某某省國家稅務局于2012年11月29日作出的某國稅稽強扣[2012]2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
一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某某省國家稅務局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某某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鄧某某
審判員:肖某某
代理審判員:李某某
二O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
上一篇 稅務局執法程序不合法,被判決撤銷稅務處罰     下一篇 3000萬元“白條”入賬有風險,終被追補稅款數百萬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上海工商、票據、財稅律師網 www.www.jieaokt.com 聯系電話:13651658496 傳真:021-33632330-8001
掃一掃 關注我們
地址:上海市徐匯漕溪北路88號圣愛大廈2205室 郵編:200030
在線服務 (MSN)gyh_168@163.com 咨詢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滬ICP備18032189號
本站關鍵詞:稅收規劃稅務服務稅收優惠財稅顧問財稅律師工商注冊和注銷工商行政處罰票據糾紛律師高新技術(雙軟、動漫)企業認定稅務爭議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